中国正版标准信息服务平台
China Service Platform for Oringinal Standards
站内检索
ANSI经验对中国标准化改革的启示之一:按照国际惯例优化和完善现有标准制修订制度

ANSI近百年的发展,已经建立了完善的体制和机制:其成员广泛的代表性,使其能够在掌控全世界最新技术动态的基础上,进行标准化;完善的政策机构使其能够面向美国和全世界制定符合美国利益的标准政策和战略;以民营者自治的方式确定目的和使命,制定标准化规则,监管国家标准,可以说是美国市场经济环境下非政府机构善治的典型。

中国标准社团历史较短、标准化能力较弱,现行社团标准化照抄现有并不完善的标准制修订制度。中国现阶段应当按照国际惯例优化和完善现有标准制修订制度。

(1)坚持推荐性标准。ANSI发布的美国国家标准全部为组织机构制定的自愿一致性标准(VCS)。自美国1995年颁布的《国家技术转让与促进法案1995》和《联邦政府参与制订和使用自愿一致性标准和合格评定活动通告A-119》(下称“两个法规”)颁布后,每年约有250项的政府专有标准(government-unique standards,GUS)被自愿一致性标准替代,大约有同样数量的自愿一致性标准被政府机构采用。自愿一致性标准已经演变为美国联邦法规、政府采购和其他涉及标准的活动中技术内容的主体。

中国推荐性标准制度符合“市场自主制定”的国际惯例。标准化改革提出“坚持国际接轨”,其中“接轨”的核心应当是继续发展符合国际惯例的推荐性标准制度。现阶段,尤其需要在产品和技术上旗帜鲜明地打上推荐性中国国家标准的标签才是产品和技术走向国际的最佳途径。因此,明确推荐性标准向公益类标准过渡,重点制定基础通用标准应是面向国内的标准改革的重点;面向国际的标准改革应当重点加快冠以国家标准的掌握关键技术和创新领域的标准研制。

(2)完善现有推荐性标准制度。ANSI的公开、平衡、透明、一致和法定程序标准制定要求也是国际标准界的通则。

中国现行标准制修订是政府下达计划,主编单位负责起草。标准制定责任和程序掌握在标准负责起草人或者少数直接编写人手中。征求意见方式和处理的决定权也在负责起草人。标准制定者代表的利益是编制组成员的利益,还不能代表公共利益。改变目前的“标准起草人的标准”,实现实质上广泛代表“利益相关方”的标准公开和透明制定,是中国现行标准包括团体标准改革的重要内容。例如:按照“平衡”的原则,确定单一利益方在标准起草组的人数比例,所有的意见均公开回复,建立申诉渠道和公开答复要求等等,是影响标准化改革成效的重要细节,需要认真对待。

(3)完善现有技术委员会制度。ANSI对应ISO/TC成立了技术委员会顾问组(TAG),对标准制定工作提出技术建议,解决技术委员会对于特定专业和领域技术能力不足的问题。

借鉴ANSI的做法,为解决中国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受人数限制和技术面广,技术覆盖能力不足的状况,可把要求各标准制定项目成立对应专业的标准技术顾问专家组,全程提供技术咨询作为完善制度的要求提出。

(4)建立社团及其标准认可机制。ANSI认可标准制定机构,将机构开发技术、追求声望、拥有权利和承担义务有效地结合,极大地激发了机构制定标准的积极性。

中国发展社团标准应当借鉴ANSI的成功实践,首先,建立规则,认可能够有资格制定国家标准的机构;其次,建立社团(包括其他机构)标准被认定为国家标准的机制,将制定和认定为国家标准作为社团的荣誉和促进标准繁荣的激励工具。

(5)建立标准冲突审查机制。ANSI建立机制要求“协调和统一”地解决新制定标准与现存之间的潜在冲突和重复。

中国现行标准交叉重复主要存在与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之间、不同行业之间,没有协调机制是主因。要在市场环境下发展社团标准,必须建立消除标准潜在冲突和重复的机制。

摘自《中国标准化》2016年第8期,原题为《美国国家标准机构的发展与作用探讨》

文/陈燕申 陈思凯